卵巢早衰 早衰 修補缺憾

我是42歲的二寶媽,在懷孕生子的過程歷經無數挫折,直到我遇到了我的貴人———美衡醫師。 ; 因晚婚、婚後磨合期加上經常出差,我到35歲才準備懷孕。當時雖很快就自然懷孕了,卻在12週時因故小產。想再受孕的心理壓力加上高齡,歷經兩次人工以及多次中藥調理,都無法再懷孕。 ; 雖知台中也有許多人工生殖醫院及診所,為求最大成功率,我選擇兩地往返到台北做試管療程。第一次植入著床只維持了幾週就出血失敗了。經與醫師討論,將凍胚做了PGS篩檢以降低植入後的失敗率。因考慮到年紀,我決定植入兩個篩檢成功的胚胎,想生雙胞胎一次收工。但其中一個胚胎竟分裂成雙胞胎,也就是我懷了三胞胎。因考量有雙胞胎輸血症以及早產的高風險,就算萬分不捨,在14週時我進行減胎保留了獨立的那個胚胎。然而造化弄人,雖減胎後孕期無任何不適,我依然早產了。 ; 近33週時,夜間我開始出現宮縮,所以產檢的婦幼醫院建議入院臥床安胎。住院3天後宮縮變得更頻繁甚至有少量出血,跟護理師反應了很多次,她們都只是用儀器量頻率沒有及時反應給醫師。第五天的凌晨,宮縮已非常劇烈,她們才緊急告知醫生,內診檢查都已經開三指了。因考量到該婦幼醫院並無照顧新生兒的設備,便緊急坐救護車轉至中國醫。一到院,我就馬上急產了,在驚恐下產下1740克的大寶。當時是值班醫師替我接生,但很幸運的,產後的主治醫師是美衡醫師。 住院期間及返家後的複診,才初認識的美衡醫師一直都很有耐心的詳細回答我這個早產媽媽的問題。我想所有早產的媽媽一定都曾經很自責愧疚,有好多的為什麼並且不斷檢討自己。不管是安胎時不愉快的經驗,還是在第一次懷孕流產在急診室護理師冷淡的對待(她對我說:人都沒了,可以回去了,還留在這裏做什麼?!),都曾經讓我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忍不住地掉淚。但自從遇到了美衡醫師,我才體會到醫病關係原來可以存在
2022/1/28 下午 02:39:09